4年搬遷5次!小工廠老板:守著38人的廠收入還不如員工強
http://www.knzgne.live 2019-10-17 15:36:47 家具

  本人一位交往了幾年的朋友,也是一個小企業的老板,2014年創立工廠,前四年期間因為各種無奈的原因,整整搬遷了五次工廠!每次搬遷,無異于停產一個月,其中的酸甜苦辣,沒有經歷過的人無法想象。

  ??今天,我們來聽聽張樂本人(化名)對這段經歷的講述,看看這些年他在身上,發生了什么。

  ??1

  ??我叫張樂,87年的,老家在湖南益陽一個鎮上。多年來,父母經營著一家不大不小的批發超市,在鎮上算是經濟條件過得去的,小時候沒吃過多少苦,但經常從小就幫著父母送貨拉貨,也沒有經歷過于優越的生活。

  ??2010年7月,我從武漢一所普通三本大學畢業,來到深圳打工。

  ??最初我進了一家中等規模的五金廠,在車間辦公室里打雜,干了幾個月,覺得噪音太大受不了離職了,然后應聘進了藍思科技深圳工廠當儲備干部,任職精雕加工部門。

  ??由于大學學的是機械自動化,我對機械也比較感興趣,學得比別人快,兩年后升到了車間副主任,工資有了質的飛躍。

  ??2013年下旬,我跳槽到一家生產手機蓋板的公司,收入有了長足的提高,在那里,我遇到了我后來的創業伙伴廖輝。

  ??廖輝當時是廠里的銷售經理,年紀輕輕就出來跑業務,已經在廠里四年,經常跑華強北和廣州電子市場,廠里的業務30%多是他拉過來的訂單。

  ??年齡相仿的我們簡直無話不談,聽他講起銷售工作中的趣事、客戶的發家歷程,讓一直悶守在車間一線上跟機器和產品打交道的我津津有味、心生向往。

  ??在2014年6月的時候,廖輝準備跳出去創業做手機玻璃膜,邀我一起合伙,早就被他的故事刺激得心生遐念的我二話不說,立即辭職離開了公司。

  ??2

  ??廖輝出資七成,我出三成。湊了六十多萬塊錢,我們在深圳大浪租了間三四百平方、分隔出來的小廠房,招了十來個個工人,開始了創業生涯。

  ??得益于廖輝的客戶基礎和我對工藝的熟悉,我們很順利,而且,我們算是投對了風口,那年的手機屏幕保護膜剛從塑膠膜過渡到鋼化玻璃膜,市場行情非常好,投產后短短七個月時間里,我們就獲利七十多萬,等于收回了投資成本還有盈余。

  ??但就在這時,我和廖輝的合作出現了分歧。

  ??廖輝主張趁這好時機馬上擴大生產規模,把同一層樓另外的八百平方全部租下,再加兩條生產線,把產能擴大3倍。而我,則想保守一點,最多擴一條線,以后再慢慢來。

  ??因為這個,我們爭執了一個月,誰也說服不了誰。我一來是覺得自己資金不多,不能冒進,二來覺得合作半年來,廖輝表現出的過于強勢,讓我很不舒服。

  ??最終,在無法取得共識之下,我們分道揚鑣。我們協商好,機器設備全部給我,然后我另找廠房;而廖輝則準備把我們租的那一層樓全部租下來,另行裝修規劃、另外采購機器,去完成他擴產三倍的計劃。

  ??半個月后,我在深圳光明區另外找了一間500平方的廠房,搬了進去。這是我第一次搬廠,但因為良好的發展預期,也是我最感輕松的唯一一次。

  ??搬到光明區以后,我把高中剛畢業的親弟弟、在浙江當電焊工的堂弟、還有在藍思科技上班的女朋友一起叫了過來,又跑回老家,求著父母,把二老給我準備在縣城買婚房的幾十萬塊錢拿過來,又新購了幾臺精雕加工設備,擴了一條生產線,準備大干一場。

  ??那時,是2015年3月,深圳的陽光格外明媚。

  ??3

  ??講到這里張樂停了下來,眉頭微咪帶著笑意,似乎陷入了當時美好的回憶。

  ??“快講呀,接下來怎么啦?應該賺到不少吧?”我心癢癢直催。

  ??“深圳的手機電腦數碼配件~~真的是更新換代得太快、太快了,你稍一不注意,立馬落后人家好遠好遠了。”張樂答非所問、悵惘地回答。

  ??我們8月份前還是比較順利,我和廖輝把各自生產的產品互為補充,相互支持,月銷售額達到了70多萬,每月純利近十萬。

  ??到了9月,情況急轉直下,在我還沒反應過來時,產品批發價已經降了三成,原來,手機、數碼、配飾周邊配件產品更新很快,因為技術含量不高,誰先開發或者改發出新款來,誰就能狠狠賺一筆,但你先別高興太早,很快的,就會有一大堆山寨產品、一大堆小工廠小作坊立馬跟上來,然后,市場價就斷崖式嘩啦嘩啦往下掉。

  ??我當時發現情況不對后,立即研究了人家的新款包邊玻璃膜,馬不停蹄訂料、制圖、上線生產,老產品的價格也立馬下調。

  ??就這樣,依然被搶了好幾個老客戶,銷量減少四成不說,新產品的成本也下不來。最主要的影響還是,利潤的大幅下降已成定局。

  ??焦頭爛額地忙了一段時間,到了年底時,由于某些事故,安檢、環保空前嚴厲起來。不符合要求的生產企業,被要求限期整改、嚴重的停工檢查。

  ??我們的環保檢查也不過關,被告知,如果不進行整改,可能會面臨最少14萬元起步的罰款,當然,罰了也還不算完,還得整改直到達標為止。

  ??我們拿不出幾十萬的資金投入對工廠進行大的環保改造,擺在面前的出路只有一條:搬遷!

  ??于是,2016年1月,我的第二次工廠搬遷就這么來了。

  ??這次搬廠讓我損失慘重。因為時間急,一時找不到合適的地方,而且當時深感深圳的租金昂貴,情急之下做了個不知道對錯的決定。

  ??我把工廠一分為二,切料機、精雕加工設備、清洗機等前道工序設備,我拉回了益陽老家安置;另外在龍華區找了兩間加起來不到150平方的宿舍改裝成的小車間,安置后道工序貼合、包裝等小件設備。

  ??人員方面,我把弟弟和堂弟安排在老家,叫他們就在鎮上招人進行生產,半成品交由鎮上每天發往東莞長安的長途班車帶過來,我每天去車站取。然后我和女朋友則在龍華區的包裝間進行后道打包出貨。

  ??這樣一折騰,等到流程磨合順利時,時間已經過了三個月。

  ??4

  ??市場情勢還在惡化。2015年年初入場分食的工廠少說也有上百家,這批工廠、加上早一點進場的我們,在短短不到一年時間里,把最初的供方市場,變成了買方市場,供需嚴重失衡,毫無意外的、大家一步進入微利甚至無利時代。然后,到2016年1月份快過年時,大批同行工廠倒閉。

  ??我還勉強撐得下去,因為兩個小車間每個月只要三四千的費用,老家則是租的親戚民房,談不上什么租金。只是兩邊加起來近二十個員工的工資、還有工資的上漲讓我感到很大的壓力。

  ??快過年時,客戶款項難回收、手頭的流動資金難以為續,我下了個決定,撤離深圳,全部搬回益陽老家。

  ??這是我第三次搬遷,和第二次的間隔,不到一年。“還好,我的工廠生存了下來。”張樂停頓了一下,點了一支煙狠狠吸了一口。

  ??“生存下來最重要不是嗎?不管是因為外部環境影響還是我個人的原因,總之我的工廠搬遷后才生存了下來、生存下來了才有談發展的資格不是嗎!”他重重的強調,更象是給自己打氣。

  ??5

  ??2016年過得很艱難,我在老家和深圳之間來回兩地跑,又要趕貨期、又要找材料改工藝降成本,常常感到頭腦快亂成一團漿糊。

  ??10月份過后,行業再次洗牌,跟上一年比較,有一半多的同行被淘汰出局,原本實力強大的企業,則熬過嚴冬變得更強,我是那小部分異類,實力不強,但挺了過來,也許是因為我一直懂技術、也重視質量,也許是搬遷節省了開支。

  ??市場供應量減少后,產品價格有了10%左右的回升,當然,市場回歸了理性發展后,對產品質量有了更高的要求,我反而更喜歡,因為那是我的優勢。

  ??2017年5月左右,訂單逐漸穩定,我把老家的生產事務全交給兩個弟弟,不再經常兩邊跑,重點去開發新客戶,繃緊的神經終于得到一點點放松。

  ??困難還是有,那年印象深刻的是很難招到工人,我長期掛著個招工告示在工業園張貼欄里,月薪比不少企業高200元左右都不行,后來我在招工告示上加了一句“介紹進廠給予介紹費300~500元”依然招不到足夠的人手。

  ??國慶時跟女朋友結了婚,跟著我創業辦廠這幾年,她根本沒過幾天好日子,反而是由于招不到合適的人手,經常沒日沒夜的加班,比我還辛苦。

  ??2017年10月底,有感于貨期太緊,且精雕加工在老家配套不方便,那時正好有個客戶收縮規模,想把廠房分隔一部分出租,經過一番衡量計算,我把老家和龍華區的包裝間又一次集中搬到了深圳公明。

  ??這是我的第四次搬遷。

  ??這一次好景依然不長,在平穩經營了幾個月之后,意外又來了。

  ??2018年6月,由于廠房合同到期,租金猛漲18%,我承受不起,只能又又又第五次搬遷!

  ??“羨慕深圳的房東啊,他們真是全國最幸福的一群人~~”張樂幽幽嘆了一口氣,像是在呻吟。

  ??“從2014年開始租廠房,咱是小工廠,沒有談判籌碼,合同都是兩年,最多簽三年,每續一個合同期漲租10%,2018年就更是夸張,齊刷刷漲得你肉疼。你想租好點的片區,租金受不了;你想租便宜偏僻點的地方吧,招工時招不到人~~”

  ??6

  ??這一搬,就直接搬到了東莞塘廈鎮一個相對偏僻的工業區。

  ??完了嗎?估計沒完。

  ??我們搬過來后不久,所在的工業園陸續從深圳搬過來五六個小工廠,租滿了我現在這一棟六層的廠房,然后到大概是2018年11月左右,另一棟廠房有一位老板租約到期,房東直接給他漲了15%租金,沒得商量,不接受他就得搬。

  ??與此同時,工業園里還空著的廠房對外報價就比我們進來時漲了15%租金!

  ??房租方面東莞看樣子開始學深圳了,估計接下來惠州也是,再后面佛山、增城、清遠…..呵呵呵……

  ??2018年過年前我把收入算了一下。從創業至今,不算設備,我和老婆兩個人總共手里存下來不到13萬塊錢現金,這是因為到了年底,平時沒有這么多,沒有應付款,名下多了一部10萬的車,外面應收款還有18萬左右,有一部分可能永遠要不回來。廠里設備估價有個60萬塊左右吧,這只是估值。

  ??如果我還幫人打工的話,2014年年薪已經有20萬,老婆那時年薪也有10萬左右,假如我們一直打工到現在呢?沒有意外的話,肯定比現在存的錢多。

  ??就是到了看似訂單穩定的今年,我老婆還有時會對我說,咱們別辦廠了,賣掉了打工去吧,她實在太累了。所以我覺得吧,守著個三十多人的小廠,收入還不如原來在別人廠里上班強!(來源:家具)

文章關鍵字:
版權與免責聲明
秉承互聯網開放、包容的精神,燈具燈飾網歡迎 各方(自)媒體、機構轉載、引用我們的原創內容,但請嚴格注明"來源:燈具燈飾網";同時,我們倡導尊重與 保護知識產權,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將版權疑問、授權證明、版權證明、聯系方式等,發郵件至 [email protected],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、處理。
網站建設  |   會員服務  |   產品排名  |   廣告服務  |   聯系我們  |   關于我們  |   合作伙伴  |  在線申請  |  網站地圖
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浙B2-20090134    技術支持:生意寶
Copyright ©  燈具燈飾網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 工商執照
浙公網安備 33010602008606號

在線
客服

在線客服服務時間:9:00-17:00

客服
熱線

024-83959307
網站服務熱線

生意
名片

微營銷
擁有自己的手機名片

頂部
123图库伯乐相马经荐